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新聞 > 圖片新聞

收案負增長!浙江的訴源治理之路
發布日期: 2019- 12- 18 14: 13 訪問次數:

椒江區法院椒南人民法庭在港灣社區創建無訟社區工作室,圖為法官正在參與調解一起物業糾紛案。余建華 攝

    157.9萬件,同比下降4%。


    這是今年1月至11月,浙江全省法院新收各類案件的數據,作為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收案數卻實現了下降,在全國法院都面臨“訴訟爆炸”考驗和案多人少矛盾的背景下,浙江法院是如何實現這種“逆襲”的?他們有何訣竅?


    ■傳承“楓橋經驗”:有訴求,一站解決!


    “你們同意調解嗎?”調解員葛天有的聲音回蕩在調解室里。


    “同意?!被卮鸬穆曇魜碜愿鹛煊袑γ娴囊粋€大屏幕,從屏幕下方的兩個小窗口可以看出,遠在上海的原告和本地的被告都在自己的車里,通過手機里的ODR平臺參與調解。


    調解成功后,對面辦公室的法官隨即對該案進行了司法確認,一起異地債務糾紛圓滿解決。


    這是發生在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社會矛盾糾紛調處中心的日常,也是發生在浙江全省73個此類矛盾糾紛調處中心的日常。


    浙江法院把“最多跑一次”改革理念拓展到社會治理領域,探索推進訴訟服務中心成建制入駐縣級矛盾糾紛調處中心建設,一站式解決群眾訴求,引導了大量矛盾糾紛在訴訟外解決。


    案件因經濟社會發展而增長是必然規律嗎?浙江法院的回答是:未必。


    那么,如何打破這一規律,減少訴訟增量呢?浙江法院的回答是:完善訴源治理機制,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


    浙江各級法院從轉變理念入手,加快構建“調解優先、訴訟斷后”的遞進式矛盾糾紛分層過濾體系,真正變“法院主抓、單打獨斗”為“多動配合,多元共治”,將訴訟服務融入到矛盾糾紛多元化解體系之中,將“訴訟治理”置予黨委政府大治理格局之中,強化訴訟前端、中端和末端等環節的治理,形成“從源頭上減少訴訟增量”系統完整的工作閉環,也形成了一批新時代訴源治理的“楓橋經驗”——


    永康市是著名的五金之鄉,民營經濟發達,永康市人民法院年收案數超過2萬件,人均結案曾居全省首位,但自2015年起,該院年收案數開始回落,后基本持平。該院龍山人民法庭下轄的龍山、西溪兩鎮是永康的工業重鎮,有81個行政村、1800多家企業,外來人口超過3萬,社會情勢相當復雜,矛盾糾紛也層出不窮,但法庭的收案數從2013年的806件降至2018年的413件,減少了近一半。龍山法庭的做法被提煉為“龍山經驗”,其精髓是24個字——“依靠黨委領導、法庭靠前指導、發揮群眾力量、分層遞進調解”。


    舟山市普陀區人民法院推動當地設立社會矛盾糾紛調處中心并將訴訟服務中心整體入駐,轄區另外14個部門也一并入駐,破解了社會治理碎片化、解紛資源分散化的瓶頸性問題,探索出了一條“黨委領導、關口前移、一站解紛”的非訴糾紛解決新路子,被譽為是多元解紛“普陀模式”。今年1月至11月,訴前成功化解矛盾糾紛1656件,法院一審民商事收案2454件,同比下降34.73%,訴源治理成效突出。


    2018年6月,長興縣人民法院啟動以“訴調執”一體化機制改革為內容的訴源治理新機制探索實踐,整合社會治理多方資源,發揮基層組織、社會力量和人民法院各自職能優勢,構建“黨政為主、各方參與、共建共享”的訴源治理工作大格局。今年1月至11月,通過訴前委派、訴中委托共向全縣基層調解組織、行業組織、調節律師分流案件2760件,占一審民商事收案數的38.72%;調解成功1731件,成功率62.72%,一審民商事案件收案同比下降11.85%。


    ■打擊職業放貸:濫訴者,此路不通!


    簽署完18份自愿放棄本人債權的結案證明,申請執行人馬某如釋重負地走出了玉環市人民法院的大門,他放棄的債權,基本上是2015至2017年的民間借貸案件,標的額從1萬元出頭到11萬元不等,總標的額近60萬元。


    一般都是被執行人還完了債務感覺一身輕松,但像馬某這樣,申請執行人放棄債務的現象在浙江法院并不鮮見。


    在浙江法院案件量下降的總體態勢中,有一類案件的下降最為明顯,那就是一審民商事案件,今年1月至11月,一審民商事收案68.1萬件,同比下降10.55%,系10年來首次負增長。而在民商事案件中,下降最明顯的又屬民間借貸案件,今后1月至11月,全省受理民間借貸案件14.44萬件,標的額883.6億元,同比分別下降29.32%、14.25%。


    這一切,都要從浙江嚴厲打擊與民間借貸相關的刑事犯罪,強化民間借貸協同治理說起。


    “@職業放貸人:你們該交稅了!”今年7月8日,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官微上發布了這樣一條消息,不僅“指名道姓”,且擲地有聲。當天,由浙江高院和國家稅務總局浙江省稅務局共同研究制定的《關于對職業放貸人征收稅費的會議紀要》公布,宣布要落實稅收征管,從嚴規制職業放貸人的訴訟行為。


    規制職業放貸人的努力始于玉環法院,2018年2月24日,玉環法院出臺了《關于建立“職業放貸人名錄”的若干實施意見》,發出全國首份“職業放貸人名錄”,將51名法院“??汀绷腥朐撁?。


    浙江全省法院紛紛效仿,建立了“職業放貸人名錄”,2018年11月23日,浙江高院、省檢察院、省公安廳、省司法廳、省稅務局、省地方金融監管局等六部門聯合發文,首次明確了“職業放貸人”定義,加強對“職業放貸人”的管理,有效遏制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高發勢頭。


    同時,浙江法院還加大虛假訴訟打擊力度,將虛假訴訟行為人納入“五類主體公共信用評價體系”名單,加大失信懲戒力度,有效解決虛假訴訟甄別難、處罰難等問題,并探索建立濫用訴權人員名單制度,強化對政府信息公開等重點領域的濫訴規制,有效引導當事人合理行使訴權,嚴格規制濫訴行為,在把好案件關口、減少訴訟增量方面起到了有效的作用。


    ■完善“智慧訴訟”:微法院,時刻在線!


    “沒想到,從咨詢、調解、立案到手機收到移動微法院發來的立案通知書,全程竟然一小時不到,同時還被告知在當地就能參加庭審?!?/p>


    今年9月19日,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院橋鎮村民陳某因黃巖某衛浴公司拖欠其1.1萬余元貨款遲遲不肯支付,無奈之下,陳某選擇打官司來維權,立完案出門他回頭看了一眼,記住了鎮綜治中心門口那塊“院橋鎮巡回智慧法庭”的牌子。


    5天后,陳某又來到了巡回智慧法庭,這一次,他是來參與庭審的,通過法官溝通協調,不到20分鐘,最終雙方達成調解協議。


    成立巡回智慧法庭,是黃巖區人民法院院長徐樂盛的“點子”。黃巖轄區內共有19個鄉鎮(街道),僅有寧溪人民法庭1家法庭,為了實現法庭工作全覆蓋,深化訴源治理,黃巖區法院在各鄉鎮(街道)創建巡回智慧法庭,巡回智慧法庭一般設在鄉鎮綜合治理中心,由員額法官擔任庭長每周五值班,人民調解員常駐開展法律服務工作。


    如今,巡回智慧法庭建設在臺州全市推開,在不增編、不蓋新房的情況下, 105家“巡回智慧法庭”全面亮相,成為了訴源治理的“橋頭堡”。


    “巡回智慧法庭”全面體現了“智慧”二字:實現自助立案、自助查閱、在線送達、在線調解、在線審判、在線執行、在線咨詢、在線培訓等八大功能。在完善訴源治理和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的過程中,浙江三級法院大力推進“互聯網+審判”改革,努力打造“智慧法院”,運用在線矛盾糾紛化解平臺、移動微法院等手段,為矛盾糾紛在訴訟外高效便利地解決提供了強大的技術支撐。


    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簡稱ODR平臺)和移動微法院是浙江智慧法院建設兩張閃亮的名片?!霸诰€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集咨詢、評估、調解、仲裁、訴訟五大服務功能于一體,目前同步上線電腦端和手機端App、微信小程序。在杭州,杭州法院利用互聯網發達的優勢,利用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實現一網解紛。今年1月至11月,杭州法院運用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引調案件共計27246件,成功率達59%。


    移動微法院則發軔于寧波余姚, “移動微法院”,是一款可以讓公眾“打開微信打官司”的小程序。原、被告均不用到庭審現場,通過移動微法院遠程參與庭審。2018年9月10日,浙江高院向全省法院推廣移動微法院。


    在推動訴源治理的過程中,ODR平臺和移動微法院就像兩張強有力的“翅膀”,通過移動互聯、優化環節、流程再造,有力推動解紛資源重塑, 緩解法院‘案多人少’矛盾, 使越來越多的糾紛在訴訟外得到解決,成為推動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生動實踐。



作者: 記者 羅書臻 余建華

信息來源: 人民法院報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58同城如何利用举报赔付赚钱